不開心的聊天

老年人到一起總好聊天,早晨晨練他碰到了她,站在樹下就聊了起來,聊得最多的是孩子問題。

她說,現在的孩子可不會過日子,孫子我給養著,兒子兒媳每月收入好幾千攢不下錢,買啥都不問價,總買衣服、鞋,穿幾天相不中就扔了,扔到灰道裏,我發現了就撿回來穿。

他聽到這笑了,說,可不是,現在一個孩子都很溺愛,從小慣出來了,沒錢他們找媽有錢要唄。

說到這裏,她來氣了,加重了語氣說,孩子還看見我把他們扔的衣服、鞋撿回來穿,這回再扔還有招了,把扔的東西給你扯吧了,用剪子絞壞了,看你還撿。

她歎了口氣說,現在的孩子沒整了,時間長了撿回來的太多了,穿不過來了。現在爹媽幫著有錢花,將來走了,錢 不夠花還不得受罪呀。

他接著說,現在的年輕人還管哪,只管享受,吃喝玩樂,只知道快樂,不慮後事,將來要二胎,退休晚,上邊四個老人,夠他們撲騰的。。。。。

聊到這裏,話題一轉,聊到老人養老問題。

她說,現在的孩子只顧自己,有事找爹媽,沒事理都不理,指他們養老不一定指的上。

他聽到這裏笑了,好兒女行,知道爹媽不容易,把他們撫養成人,爹媽老了能照顧,有的乾脆指不上,錢掙不來還懶的夠嗆,沒錢怨爹媽,沒權沒勢不給找好工作,不幫著安家。爹媽有倆錢嗎,他早就惦記上了。我們鄰居有一個老於頭,老伴早走了,自己下礦井,哭著喊著攢倆錢,留著老了有病有災保命錢,平時一分不敢動。一天兒媳找上門來說,爸呀,我下崗了,想幹點啥沒有錢,把你錢借給我吧,掙了還你。老於頭聽了不好不借,就把手裏的錢全拿了出來。兒媳有了錢立即進了一些小飾品,擺在路邊賣兩天賣不動,回來告訴老於頭,爸,我買賣做賠了。。。兒媳說完就走了。不久,兒子兒媳搬家到遠處去了。走那天老於頭上火抽了,搶救過來後,老於頭哭著說,我啥都沒有了。

她說,是啊,現在老人一定要把住自己的窩,還要把住自己的錢,你給他行他要給你可就費勁了。錢沒了房沒了,老人可就受罪了。要不老了可怎辦啊?

你說得對,他接過話茬說,錢可得必須有。有病了臥床了,誰來侍候,孩子也有家,念書用錢,交保險要錢,生活要錢,孩子大了買房結婚都得要錢,讓人侍候不讓人上班也不行啊,要人侍候就得給人家開支,社區裏有老兩口,老頭腦血栓,老太太弄不動,叫姑娘來幫忙,姑娘幹得很起勁,後來才知道,老兩口月月給她開資,有了錢她侍候也有點勁。

說到這裏,到吃早飯的時間了,兩位老人歎了口氣,不約而同的說,嗐,走一步看一步吧。。。心中充滿了不安,他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