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路上的葉子

昨天豔陽高照,連續加班一個月終於休息了,於是我騎著破自行車,在烈日下貪婪地用眼睛拍攝著這座熟悉的城市裏那些久違了的熟悉景色——全然不顧手臉被曝曬的火辣辣的,好在如雲的清涼美女總能給我帶來一絲悅目的享受。
返家時來到金碧綠路上遭遇了堵車,連自行車道都很難通行,雖說依然有美女在目,但畢竟還是有些憋氣。於是乎,等到好不容易疏通開道路之後,我一陣狂踩,把同伴遠遠拋在身後。累了,停在路邊等夥伴,沒想到突然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聲音清脆且堅定。回頭一看,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俏在我的身後滿臉微笑地看著我。我愣了一下,隨即,大腦裏閃現出了關於她的所有記憶:她是我三年前在大學校園裏認識的,只不過那時候她還是個初中剛畢業從老家出來昆明闖蕩的小姑娘,滿臉怯生生。
“小葉!”我隨口就叫出了她的名字,竟然沒有叫錯。“呵呵,你還記得我呢……能在這裏遇見你真的好意外!”看得出來,眼前的少女已經不再是三年前那個羞澀膽小的小妹妹了,她一臉陽光,眼睛裏寫滿了自信。短暫的交談後得知,她現在在一家醫藥公司上班,生活上還比較如意。因為她約好了朋友,所以我們僅僅互相留了對方的電話號碼後便分開了。
同伴在不遠處驚訝地等著我,趕上他後,我抑制不住的興奮,跟他講述了我和小葉相識的全過程。
三年前,我正沉浸在一場風花雪月的故事中享受著戴著腳鐐跳舞的快感和幸福。只要我的女朋友來到我所在的校區,我們便會一起去校園附近那條著名的小街上吃小吃。一個晚秋的週末,當時的雲大本部飄散著金黃金黃的銀杏葉片。女朋友陪我去逛了書店後我們一起來到那家小吃店。我在嘴裏塞了一個噴香的包子之後便迫不及待地打開新買的《讀者》流覽起目錄來。就在這時,身邊的女友拉了拉我的衣袖,我抬頭看看她,她努嘴示意我看前方,我有些迷惑地看了看前方,原來,這家店裏新來了一位服務員。我以為女朋友在跟我開那種“快看,美女!”的玩笑,於是刮了她的鼻子一下繼續看我的書,女朋友還是拉我的衣袖讓我看,這時我才注意到,這位新來的服務員看的不是我,而是我手中的書!她的神情那麼專注,仿佛目光被那本《讀者》上伸出來的無形的線拴住了一樣。
我都看她半天了她才反應過來,臉一下子就紅了:“哥哥,你很喜歡看這本雜誌嗎?”,我點點頭,她一下子笑了,仿佛找到了知音一般:“我也特別喜歡看!在老家上初中的時候,我看過兩次……”也許就是因為這本書,我突然感覺跟她很親近了起來。“你今年初中剛畢業嗎?”我有些詫異地問她。她扭頭向小店的里間望瞭望,沒見老闆,於是就很爽快地跟我說了起來:“是的,我今年初中畢業,家裏不讓我再念書了,所以我就跑出來打工。要是待在家裏,很快就要嫁人的!”我驚訝於她的爽朗,畢竟我們前後認識不到十分鐘。
身邊的女朋友沒有向以前那樣調侃我“小色狼”,而是像一個大姐姐一樣看著她。我瞭解女友,她跟我一樣,被小姑娘眼睛中的那種怯生生的眼神打動了。小兔子受到驚嚇後就是那種眼神。
本來還想跟她說點什麼,但是見她不住地望里間看著,很擔心的樣子,我便也只好壓抑住了繼續交流的願望——她要幹活了,不然她的老闆會不高興的。“哥哥,很高興認識你!我叫小葉,我幹活去了!”說完,她轉身輕快地進了里間。就那樣,我的生命中憑空多出了一片在清風中飄蕩的,不知道明天將會落到哪里的小葉子,多出了一個小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