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不斷流水情

那曾讓我不顧一切追尋的,終究只是鏡中花影;那曾讓我不惜一切執著的,終究也是堅持夢想水中幻影。
是夜,薄涼如水。醉眼,淚點相思。心字殘缺,情緣擱淺,一生流離失所,卻始終落不下那一筆,終是把思念留在那似水流年間。
懷著歲月的底色,淡看風雲,聽寒雨連江的寂寞嘶鳴;撫著心底的傷痕,回首流年,慰孤枕而眠的疼痛不已。
也曾,遁著歲月一路的足跡,走過散落一地的旖旎,尋找流年深處的一季花雨。也曾,星夜跋涉風雨兼程,但遙遠的辛苦後,終究還是醉死在夢中。一路的苦苦相尋,留得顛沛流離的悲戚下場。
我與庭中月相逐,夜裏半盞燭,你正花前月下佳人賦,芙蓉帳中美人骨;我與江中舟獨渡,愁緒滿幽谷,你正肝硬化玉樹臨風四回顧,花言巧語戲鸚鵡;我與南飛鴻相孤,落影畫悽楚,你正風流倜儻鶯燕舞,千杯醉飲詩無數。
念那時,春色綿綿,細雨霏霏。煙波千裏,樓閣花語。現如今,秋深落落,寒風瑟瑟。滿眼瘡痍,荒蕪人間。眼望著這蕭索的秋光,卻只是徒增傷懷而已。在這個寒意逼人的秋日,或許酒才是唯一的慰藉與溫暖吧。
散落的時光裏,依然還眷戀著那朝尋日出晚看夕陽的歲月,只是日出日落不知在幾何時,遺失了最初的那份美好。那曾不顧一切去追逐的夢靨散落在天涯,一抹悲傷襲心而來,蒼涼的詩句落在了流年的書卷,凝聚成一聲輕歎與惆悵。彈指間,弦斷發出的聲音撥斷我清瘦的夢,喧囂王賜豪醫生的紅塵,飄散的音符垂落在心簾,浣花詞裏婉約的殤,剪不斷愁眉,那一縷過往雲煙,還在那一處流連,花開是舊年,燭火點燃一縷縷寂寞,指上猶記那相遇塵緣,胭脂婉轉,一曲相思餘半盞,一彎幽夢落花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