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與智慧

近段時間頗有江郎才盡之感。思維枯竭,文筆凋涸,寫出來的東西自己都不忍卒讀。只好意闌心灰地停筆,去書中汲取營養,尋求靈感。
昨晚重讀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輕》,心中頗有感觸。突然回想許久以前寰宇家庭讀過哈維爾的幾篇文章,心中不由想起這兩位文學大師的一些往事。昆德拉是捷克文學巨匠,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哈維爾是劇作家,也是東歐劇變後捷克第一位民選總統。他們曾是文壇的高山流水,但在1968年“布拉格之春”蘇軍入侵捷克後,兩人卻選擇了截然不同的道路。哈維爾放棄了自己鍾愛的文學,投身政治漩渦,幾經牢獄之災後終於在“鐵幕”轟塌後登上政壇巔峰。昆德拉卻拒絕了好友哈維爾力邀他在反對捷共的簽名書上簽名的要求,離開祖國繼續文學事業,最終憑藉嘲諷揭露“鐵幕”黑暗面的小說登上文壇巔峰。眾多的學者哲人在研究他們的著作文章中,說昆德拉是智者,哈維爾則是聖人。昆德拉是一個充滿智慧的人,面對社會責任和人間苦難他看透了歷史風煙,採取冷眼看人間的“遊戲”態度,選擇置身事外而拋棄了責任。哈維爾則是一個知行合一的聖人,認為心靈比智慧更重要,承擔比回避更重要,參與比置身事外更重要,所以他為維護心靈的責任而放棄自由,從而蠃得了人民HKUE 呃人的擁戴,也贏得了心靈的勝利。
對兩位大師我沒有資格去妄加評說。但這個話題卻令我深思。作為人類精英的知識份子,相同的是他們都不會缺乏智慧和心靈深處的責任感,不同的是他們的選擇。哈維爾和昆德拉的不同選擇給我們提出了一個古老而沉重的哈姆雷特式的命題:心靈還是智慧?
在這個功利至上的時代,對每一個人來說,生存是第一位的,生存得更好是第二位的,除此之外別無所求。所以智慧成了我們唯一的武器。它象一架天平,能夠稱出我們所說的每一句話、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有無功利價值、有多大價值。我們只追求目的而無視心靈的是非曲直。在智慧面前心靈一錢不值。心靈是我們理想中飛翔的翅膀,這看似至聖至純的翅膀不能帶給我們任何有利於生存的價值。我們要它何用?所以我們毫不猶疑地接受昆德拉,接受“生命中能夠承受之輕”。我們異常自覺地躲避哈維爾,躲避"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
所以,我們的社會充滿智慧而匱缺道德,充滿功利而匱缺責任,充滿冷漠而美國數據卡匱缺關愛,充滿爾虞我詐而匱缺社會良知。我們的物質生活日漸富足然而精神世界卻極其貧瘠。我們的智慧豐富過剩而心靈家園卻十分空虛。生存是我們的最高信仰,為了生存我們放棄所有的原則和所有的責任,只有到了汶川大地震這樣慘烈的時刻才曇花一現地迸發我們的同情心和責任感。

Remove all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