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於唇齒,掩於歲月

不知誰家種了白色薔薇,花團錦簇地爬滿整個鐵制柵欄。個個嫵媚妖嬈,朵朵沁人心脾。我是喜歡白色的,尤其白玫瑰更勝一籌。許是不常見到誰人栽種,便有了物以稀為貴的念頭。這玫瑰本來就是浪漫之物,於那些雅人來看,可能亦是俗物一楨,而惟女子倒是少學會感恩有幾個不愛花兒的。白玫瑰似乎獨傲枝頭,不與那些粉豔的同類為伍,多了一些清高的氣質,也倒顯得那些豔麗嫵媚的同類們有些俗耐了。
聽說玫瑰中還有一種藍顏色,謂為藍色妖姬。那是珍品中的珍品,她的美也是冷豔的,高貴的。有一種鶴立雞群,傲視群雄的味道。倘若此花為女子,那定是身穿寶藍禮服的公主,一顰一笑無不充滿神秘,看一眼,便再難忘卻。而似白玫瑰的女子,一定是清麗嫺靜,執一本書或一杯茶,無不透出婉約又獨樹一幟的美。很可惜,我用百度搜遍了大小幾個網站,卻未找到有太過風雅的詩句來讚美她們的風骨。而我亦因不學無術,想破了腦袋也難以描摹這樣的美之一二。仿佛這樣的美,是一種意蘊,而非我等俗物直觀的讚歎。
扯了那麼遠,竟把這眼前的薔薇忘掉,這對她們不公平。好像我在美女面前讚歎著他人的美麗。這顯然是一種不禮貌的行為。於是,我決定舊話重提,還說薔薇。首先,我喜歡“薔薇”這個名兒。 有些小家碧玉,鄰家女孩兒的味道。她必定是身型嬌小,梳一束馬尾或紮兩個三股五股編成的活出生命辮子。你遇到她的每一次必定也是甜甜的笑容迎向你。叫你姐姐或者哥哥,亦或是稱你弟弟或妹妹,她也會拉著你的小手,一起去遊戲或者買來糖果分於你吃。她是溫暖的。她也有她的驕傲,她亦有刺兒,你只許真心愛她,卻不能隨便褻瀆。像白玫瑰與藍色妖姬,在內心裏也是純潔與高傲的。你若一定要惹她,不是真心示好,那麼她的美麗便會成為一種恐懼--她的刺兒會把你的手紮出血。既而,你便不能再以隨便或不恭的心情待她了。
而在我看來,世間女子個個皆是花兒後世,有高貴如牡丹、有浪漫如玫瑰。還有淡雅如蘭花兒的,亦有樸素如菊的。無論嬌媚的,豔麗的、抑或是清絕的,每種花都是一類女子,每朵花又各自擁有蘊意。你愛哪種花,你便欣賞哪種花。愛花如愛人,精心呵護她,她必定也將美麗展現於你。而男子們就像那綠葉,大多是護花使者的樣子。簇擁著喜愛的花朵甘願為她折服一生。
因了綠葉的映襯,那些花兒也更顯得嬌豔動人。亦有如楓葉的男子,無需陪伴誰,映襯誰,自己Nespresso咖啡便是一處絕美風景。他孤傲且俊秀。映紅了漫山遍野,卻好像一切都與他無關,遺世獨立。不愛誰,也無需人愛。惹得眾植被有嫉妒羡慕者,也不足為怪。有些花兒或如有些女子,倒也奇了。本身已經豔麗無比,嬌豔可貴,可卻偏要將此一生傾慕於孤絕的楓葉。難為自己已被綠葉圍繞,怕是那份傾情也只能向佛祖許願了--來世不能與他相偎,那便做他同類的兄弟,緊挨著臂膀相依相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