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微笑再多一點

一次不經意的機會,我來到久別的田間。踏著滿是粉碎的秸稈,遠處卻是空曠如許,內心不乏有些失落。難道這就是“秋”嗎?我不停地詢問著自己。
記得小時候,秋是一個很是讓人愜意的季節。那時候,我可以和小夥伴在草叢裏捕捉蟋蟀,可以dysport 價錢在渾濁的小河裏摸魚,可以在晴天的中午喝一杯冷飲,還可以在有風的傍晚聆聽樹葉在嘩嘩作響,甚至還可以不寫作業跑出去玩然後回到家裏撒謊。在我的記憶裏,秋天除了這些,還有農民們在田間地頭忙碌的身影。從收割玉米、到花生,再到耕地、播種小麥,我目睹過每一個環節,卻不知其間的滋味。後來,我長大成人,我的生活逐漸遠離了農業生產,遠離了曾讓我快樂的秋天。那些曾有過的快樂也永遠塵封在了歲月深處。
記得在今年三夏防火的時候,我穿著一身迷彩裝獨自一人深入到相距十餘裏的安利傳銷村子。一路上到處是濃濃的秸稈味,讓我欣喜,讓我舒暢,讓我感到熟悉又陌生。我的心靜極了。防火結束後,我戀戀不捨地離開了那個村子。每次路經那個十字路口,我都會不自覺地向北望去,試圖尋覓早已逝去的寧靜。
不知道怎的,總覺得腳下的路越走越孤單。
又是一個禁燒季節,又是一年秋天。然而此時,在這條鄉村道路上,沒了夏日裏的依賴和牽 掛。當我還沉浸在昨日的愉快之中,時光已進入了可以用灰色代言的萬聖節鬼屋秋天。一轉眼,我的朋友去了別處;一轉眼,時過境遷;一轉眼,鬥轉星移;再一轉眼,我將身在何處?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空曠的秋的田野,又何嘗不是如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