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有陰晴圓缺

花落,無聲也優雅;月缺,不美也詩意。缺憾是一種憂傷的美,是一枝獨秀的幽深,深藏在飄揚的風姿中,落座哪里都是一幀幽幽的詩,一行憂傷的情長,一行瘦梗的落淚,散漫在人生的路上,以孤賞的姿勢,始終如一,卻優雅靜藏了一窗花瓣,幽深了願景村西湖美景,沉醉了詩人的墨筆。
 月光,總給人無暇的想像,也許是月有陰晴圓缺,聯想到人有悲歡離合,會如此煽情,悲催一場,“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是否會想起了誰? 念起了誰?想起褶皺的往事,青蔥的華年,那個應該思念的人兒,在這樣一個朦朧的夜晚,月缺的時刻,思念愈發暖起,這種溫婉,摻雜著寥寥失落,淒涼的美。
月缺風起,闌珊渡橋夜色,總會淒清佔據,情不自禁,詩意一番。道不清其中更多緣由,但總在那樣一個彎月裏,想起熏香過的月亮,是那未央情深薰染的嗎?也許四月初,那一抹抹凋零的桃紅,染盡初月的宣紙,把盞時光,寂寞翻開,在緩緩中,打濕了暮春的眼眸,才會這樣多情,如此的善感!
感傷措辭,一湧而來,借著一壺月色,默默地惆悵,蒼蒼的陳詞摧殘一窗春色,錯落一彎月殤。若圓少了一缺,有圓的時候,若人生少了一缺,能否修補,能否重來?蟄伏已久的萌動,在四月這個徐暖的季節,開始了一池漣漪,那久違的閑綽,曾經的靜柔,在一襲清風裏臨摹,老舊的故事唱過探索四十 邪教古城古巷,嚮往著,不再是一闕闕的淒美。
月,自古以來給人以遐想,偌大的空間,無垠的思維,從來不失文人墨客的手筆。“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李白的《月下獨酌》,已深入人心,借明月,對酒當歌,人生快事。那敏銳的思維,是那桃花一眼的蔥蘢,綠意盎然而來,浸潤四月的初月,從此再美的風景,也不過是匆匆,唯有那一彎缺月,深沉迷戀在眸子裏,盡染詩意。
“星斗稀,鐘鼓歇,簾外曉鶯殘月。蘭露重,柳風斜,滿庭堆落花。虛閣上,倚欄望,還似去年惆悵。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讀溫庭筠的《更漏子·星斗稀》,別樣滋味在懷。星斗殘月空惆悵,滿庭落紅添淒清,暮春晚風舊夢中,思不盡,寄情邀約,借筆墨,借星月,文字煮心,一彎缺月傾心中!
 這一抹彎彎,缺憾的美,雅致的詩句盡情去添筆,那朦朧的月色,濕潤了感懷,思海潮起潮落,波瀾起伏一筆樂章,盡情暢懷,盡情的思雨。游離的心,也願隨之放逐一場,心系著的人,念想著故地,孤獨的月釋然獨演,在遙遙的月宮,碎念飛騰而去,植字奔月,奔赴那藍藍,深奧激光去斑 的夜空,讓想念徐暖,流浪的風箏停息。
 原來,這抹缺月,詮釋了清瘦,傾訴琴瑟,永寂說辭,不論是故人,還是你,還是我,醉臥其中,輾轉於它,這樣的夜色,籠罩著眾多人的情思,頓悟時,明朗飄逸;蕭暗時,月殤缺憾紛至遝來。一輪彎月,塗鴉婉美婷約,詞筆下的你添衣加音,總是那麼的詩意美好,便是惆悵的灰白,依然鋪就了說辭,給予詩意的韻律!